稅收是經濟的晴雨表

長安鎮稅收的秘密:另一個東莞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杜濤 中國的製造業正駛入恢復通道,而稅收作為經濟的晴雨表,有著更直觀的體現。

  作為集中了華為、步步高、VIVO 、加多寶、以純等著名品牌的製造業重地,東莞2017年前三季度國稅完成稅收收入1087.76億元,同比增長31.6%;其中,國內稅收收入754.38億元,同比增長29.2%;直接入庫收入618.88億元,同比增長37.9%;辦理出口退稅 360.51億元,同比增長25.4%。這是經濟觀察報記者在東莞國稅局看到的數據。

  東莞製造業,如同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的一個縮影。2017年10月27日,國家稅務總局收入規劃核算司副司長鄭小英在介紹今年前三季度稅務部門組織收入情況時表示,稅收收入增長動力較強,反映實體經濟發展持續向好;高端製造業和新興產業稅收增長較快,反映產業發展新動能不斷積聚,傳統行業稅收增速回升,反映經濟轉型升級成效顯現。

  國家稅務總局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7月底,我國生活服務業、建築業、房地產業、金融業等四大行業納稅人共計1218萬戶,比2016年5月1日四大行業改革前國地稅交接戶數增加207萬戶。其中,戶數增加最多的行業是生活服務業,累計增加151萬戶,月均10.1萬戶,建築業、房地產業、金融業戶數累計分別增加50萬戶、3萬戶、3萬戶。與此同時,前期試點的“3+7”行業戶數也顯著增加,2016年5月至2017年7月,增加143萬戶。

  長安鎮:東莞製造業的縮影

    而稅收的數據變化反映出經濟形勢、產業機構的變化。

  長安鎮是東莞的一個製造業重鎮,當地集中了VIVO、OPPO等一批企業。“在整個上半年,曾經按照總量的15%增長速度,對長安鎮稅收進行過預測,但是實在沒有想到會有70%的增幅。”東莞國稅局長安分局副局長尹智強對經濟觀察報表示,長安鎮手機製造的產業鏈條發展很好,圍繞著VIVO和OPPO兩家大企業,還有1000多家供應鏈企業。

  長安鎮製造業隻是東莞製造業的一個縮影。

  “現在整個納稅戶52000戶,一般納稅人兩萬多戶,一般納稅人還以每天500多戶的速度增長。以商貿比較多,主要是服務於現在發展的製造業。”尹智強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在長安鎮,製造業是長安鎮主體行業,尤其是電子製造、五金製造等行業,對長安稅收的拉動增長作用較為凸顯。

  2017年前三季度,東莞市長安鎮組織稅收收入78.32億元,同比增長45.53%,稅收的漲勢反映了長安鎮經濟活力迸發、穩中向好的態勢進一步凸顯;而這也與東莞市前三個季度的稅收情況吻合,製造業稅收保持較快增長,經濟“脫虛向實”跡象日益明顯。

  今年前三季度東莞製造業稅收收入447.42億元,同比增長20.0%;其中造紙業、通用設備製造業、專用設備製造業、金屬製品業、計算機通信電子設備製造業等行業稅收收入分別增長 49.0%、61.1%、33.5%、32.5%和25.6%,對製造業增長貢獻率達80.6%。

  2008年東莞市工商稅收收入,稅收增長速度呈現“前高後低”。上半年稅收增幅為19.97%,第三季度增幅為17.47%,到第四季度下降為-10.07%,呈現“前高後低”態勢。全年稅收收入增幅比上年同期回落27.53個百分點。

  東莞國稅局長安鎮分局相關工作人員分析,在重點稅源企業中,廣東加多寶飲料食品有限公司、東莞市眾茂五金有限公司等傳統行業上半年稅收呈穩定增長狀態,保持10%左右的增速;而東莞勁勝精密組件股份有限公司近幾年處於公司轉型期間,由塑膠製品轉為金屬製品,前期投入較大,購置的固定資產等設備較多,由於工藝製作方麵逐漸成熟,且其為步步高集團供應商之一,今年較去年收入有所增長,預測下半年稅收入庫將會有所增加。

  稅收政策助力企業轉型

  東莞製造業的轉型由來已久。

  一位在長安鎮稅務局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工作人員告訴經濟觀察報:“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在長安鎮的稅源結構中,外資企業較多。2009年,不少臺資、港資企業開始註銷,紛紛賣設備。當時三來一補的企業比較多,並不增加稅收,屬於村鎮一級的集體經濟,不是獨立法人。長安鎮最多時候有千家三來一補的企業,現在幾十家都不到了,不少轉型做出口企業。”

  三來一補指來料加工、來樣加工、來件裝配和補償貿易,是中國大陸在改革開放初期嘗試性地創立的一種企業貿易形式,最早出現於1978年。

  2010年開始,東莞的不少鞋廠、玩具廠等勞動密集型企業紛紛搬到內地、東南亞。此後幾年,東莞的產業結構不斷變化,重點稅源也在變化。

  長安鎮乃至東莞製造業的轉型離不開政府部門的大力支持。當地稅務局參與了“智能製造”的課題調研,讓企業享受政策。“重大政策都會送到,還會進行點對點輔導。同時開通綠色通道,對A類企業基本上稅收業務都會優先辦理。”稅務部門一位工作人員表示。

  A級企業是指稅務機關通過對納稅人連續兩年的稅務登記、納稅申報、稅款征收、稅務檢查、發票管理、帳簿管理,以及相關行政執法部門對納稅人社會誠信的評價等項目進行綜合評定,納稅信譽良好的企業。

  此外,當地稅務部門與納稅人溝通通暢。OPPO公司的稅務總監對記者表示:“現在OPPO的出口退稅基本上當月就能退,極大地降低了資金成本。因為很多都是數億以上的稅款,減少了企業的運營成本,特別是資金的占用成本。”

  “出口退稅的增長,意味著出口在增加。由於出口退稅退的是進項稅,出口退稅增長低於增值稅增幅和稅收收入整體增幅,也從另一個側麵,說明高附加值產品的出口量比較大,中國出口產品的國際市場競爭力在增強。”智方圓稅務師事務所主管合夥人王冬生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在東莞,有一個針對重點企業的“倍增計劃”,2017年伊始,東莞通過大力實施重點企業規模與效益倍增計劃,推動東莞市產業經濟在更高起點上實現更高水平發展。在長安鎮,還有一個專門針對後背上市企業的輔導小組,26個部門專門進行輔導和幫助。在上市中碰到任何一個問題,這個小組會進行專業輔導解決。

  記者從東莞國稅局了解到,隨著“營改增”政策的不斷深入,增值稅抵扣鏈條不斷完善,一方麵避免了重復征稅,減少了企業成本,降低了企業稅負,加快了企業的資金流轉,促進了企業的長遠發展;另一方麵,“營改增”打通了抵扣鏈條,促使上下遊企業之間相互監督,也避免了偷漏稅行為,規範了稅款的入庫。

  東莞一家五金類企業財務總監對經濟觀察報表示:“營改增”對市場場環境的影響變化是明顯的,規範了競爭的環境,促進了公平競爭。“另外從稅負上來說,也確實降低了稅負。營改增之前固定資產投入不能抵扣,所涉及的房租等以前幾乎不抵扣,現在除去人工招待以外,都可以抵扣,提高了盈利水平。”

  上述企業財務總監還表示,相比“營改增”之前,稅負降低了700多萬。發票管理也更加地規範,“以前客戶對發票不敏感,都現在客戶都開始要專用發票,對於企業的內部稅務管理風險,是降低的。能促進對上下遊的管理。”

  東莞市國研電熱材料有限公司總經理何先生說:“當然最大的利好是規範了市場競爭環境。競爭優勢開始凸顯,在價格這一塊優勢,以前都比競爭對手高,現在與不規範的競爭對手價格差異開始變小。”

  在財稅改革政策的推動下,長安鎮的變化隻是全國經濟趨勢變好的一個縮影。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